七七和居居

高中狗新人写手
不定时咕咕 请谨慎关注
一约既定 万山无阻
宠辱不惊 感谢相遇

【巍生】七年之痒 第1⃣️弹

  

  中秋贺礼~


我来了~各位中秋快乐!

【花无谢专属活动】(面花)东边是仙,西面是道

4时: @VIVI 


“二公子,您别为难我了,我真不能让您出去啊!”小顺子带着一群奴才拦在花无谢面前。

 

这已经是今年第十六次花无谢闹着要离家出走了。

 

“你们今天谁也别想拦我!我爹也不行!!”

 

花家在京城东边可是响当当的富贵人家,而花无谢更是被冠了个“小神仙”的名号。

听闻花无谢出生时下了极大的雨,那年正是旱灾,帮他接生的产婆还夸大其辞地说这花二公子是带着仙气出来的。

等花无谢到了少年模样,那更是被传成神仙下凡,爱慕的人多,嫉妒的也不少。

 

而花无谢自幼被关在花家这个大笼子里,儿时倒还好,年岁越长,他就越想着往外走。这不,刚被老爷关了几天,又开始闹了。

 

花无谢气势汹汹地走到大门口,迎面就碰上他亲爱的爹爹。

 

“爹,我…我,哎呀,你就让我出去一次嘛~”对着花正坤一脸“大公无私”的铁面孔,花无谢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。

 

花爹估摸着实在是嫌他烦了,挥挥手让小顺子跟着他出门,叮嘱了一句:“别到处乱逛,早点回来。”

 

花无谢兴奋地拉着小顺子在街上乱窜着,闻见香味,突然想起来问道:“小顺子,你之前和我讲的那个卖包子的是不是也在京城啊?”

 

小顺子看了看天色,着急了。“二公子,那卖包子的在京城顶西面,得走好些路呢!这天都快暗了,要再不回家,您又得给老爷罚禁闭了。”

 

“哎呀,被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爹那么精一人,肯定猜到我不会早回来。咱们就去西面住上一天,吃上包子就立刻回来!就这么定了!”

 

“二公子,西面的路我不熟,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。”

 

小顺子的话花无谢自然听不进去,一个人兴冲冲地跑去问路,这路算问到了,小顺子却彻底和他走散了。

 

花无谢到达京城西边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他在附近寻了个酒馆住下,第二天就去了西街上。

 

花无谢一打眼就找到传说中的那个卖包子的了,要问他怎么知道的,原因就一个——那个卖包子的实在扎眼。

这样早的时候,独独他一家包子铺的队排了老长,而且清一色的全是姑娘。

 

那卖包子的老板也是极为个性,年纪尚轻可却长了一头白发,穿的衣服也像是道袍似的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。

花无谢走近了盯着他看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买包子的都是姑娘了。

真是极为俊俏的脸,一头白发不但没给他多增半点老态,反而显得他有些魅惑。

 

“要买包子后面排队去,别贼一样盯着我。”这么张漂亮的脸说出来的话可不饶人,花无谢哪里有被这样说过。

他刚想发作,可看到那一长串队伍,自觉偷看别人理亏,只得憋了口气,排到后面去了。

 

“包子要是不好吃,你就等着!死白毛!”

 

……

“要几个?”

“嗯……拿两个吧。”

“两文。”

花无谢摸了摸钱袋,空的,估计是忘在客栈了,腰间的玉佩也给当了,完了完了……

“呃……那个…”

 

卖包子的抬头看见是他更加不耐烦的说道:“没钱就走,别影响我做生意。”

 

花无谢狠了狠心摘下手上从他出生起就带着的红绳。

“这是我很重要的东西,我先放你这,我现在就去拿钱。”

卖包子的冷笑一声,不屑地瞥了一眼,谁还稀罕一条破绳子。

 

繁结细纹,绳头挂了一个极精致的小铃铛,竟和他自己手上那一条一模一样!

 

“你哪里来的?”

“什么哪里来的,当然是我自己的!”

 

卖包子的怔了怔,他揣了两个包子冲着后面的人群喊了一句:“不卖包子了!”随后匆匆忙忙收了行李出来,堵住花无袖。

 

“包子钱我不要了,让我跟着你。”

 

花无谢一开始只觉得是他脾气怪,没想到是有病,他娘教过他,遇上有病的,千万别和他计较,最好转头就走。

可无论他走得多快,那个卖包子的臭白毛就是不依不饶地跟在后面。

 

“烦死了,烦死了,真的烦死了,卖包子的!!”

 

“卖包子的”听闻臭屁一笑,“我不是卖包子的,我可是道士!抓妖怪的!你可以叫我,夜道长~”

这个白发白袍的男人名唤夜尊,他原是鼎鼎有名的溪隐观的道士,在观里的大长老也就是他师父死后,观便落魄了下来。

 

生活实不易,道士卖包子。

 

花无谢看着夜尊一脸的狡黠谄媚,哪里还是那个说他是“贼”的人?

 

“我也不是妖啊!你跟着我图个啥!!!”

“不知道。”很好,非常理直气壮。

 

事实上,夜尊也确实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他。当年,师父给了他这条红绳,只是语重心长地交付他,若是有天能碰上与他戴相同的红绳的人一定跟着他,护着他。而原因,师父一句“天机不可泄露”便打发了。

 

“所以你跟着我就是要护着我?”花无谢盯着夜尊手上的红绳愣神。

夜尊淡淡地点了点头。

 

花无谢有些想不通,说他不是凡命自己还能相信,可平白无故冒出个要护着他的道士这也太说不通了。

 

“那我们去哪?回家?”夜尊没脸没皮地贴上来殷勤地问道。

 

不是,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呢?他可还没说同意他跟着呢。

 

算了算了,他花无谢不和臭道士计较,他这次离家出走可就没打算再回去,正想着去找找刺激,有个能抓抓妖的跟着也挺合适。

 

“白毛,你们道士抓妖都在哪抓啊?”

“你以为妖是大白菜啊,想抓就有?”夜尊白了一眼他,摸了摸下巴说道,“你要这么说,邪夜崖上妖怪倒是多得很,可惜没什么人敢去,妖怪出不来也没办法作祟,也就没管他们。”

 

“邪夜崖……”花无谢琢磨着这几个字,终于下定决心:“白毛!我们就去那!”

 

“喂!那真有妖怪!你不要命了!”夜尊懊悔就不该告诉他邪夜崖。

“白毛你不会是怕吧?”

好一个激将法,夜尊很吃这套。

 

“笑话,我怕?你怕不是不知道我抓妖有多厉害!去就去,到时候别被吓哭了把鼻涕抹我衣服上就行!”

 

 

夜尊带着花无谢往后山走了两日,到的时候正是月夜。

后山的山道连着的就是邪夜崖。

 

山上似乎已经很久无人问津了,连野草都长到半尺高了,二人靠着隐约的月光和夜尊的记忆跌跌撞撞地走着。

 

“白毛!你不是说这里路很熟吗?我们怎么还在这晃悠?”

花无谢拉着夜尊的衣角,他被风吹的有些哆嗦,他第一次在这样的荒山里走着,想体验刺激的心思也稍微退缩了。

 

夜尊看着后山心中一片茫然,自他卖包子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里了,没想到短短几年,倒是几乎完完全全变了样,只有山的轮廓他勉强可以认出来些。

 

夜尊拉过花无谢,用身上的袍子把他遮得严实,嘴上还是欠欠地说着:“放你的心吧,跟着你夜道长走,还怕迷路?”

 

花无谢瘪瘪嘴,紧了紧衣服,老老实实地拉着夜尊的手。感受到手上的温度,夜尊挑了挑眉笑了笑,继续找路。

 

两人转悠了一会终于寻到那条道。

 

“这边走。”好在山道后面的邪夜崖没有大变,依旧还是那样的阴森可怖,透着股压抑凄凉。

 

“白毛,白毛,我们是不是马上要见到妖怪了!”想到能亲眼见到活在传说里的妖怪,花无谢既兴奋又害怕。

夜尊无奈地看着他笑笑,真是小孩子心性。

“这里邪祟多,你一定好好跟着我。”

 

“嘶…嘶……”悉悉索索的声音扰着安静的月夜,邪夜崖已经好些年没来过活物了,闻见人味儿,那些邪祟便忍不住出来了。

 

那声音越来越近,夜尊把花无谢护在身后,木剑挥过,杂草丛中生生被劈开,现出一条巨蛇。

 

“白、白毛…这是不是蛇妖啊……”花无谢忍不住地抖,听闻蛇妖可化成曼妙的女子,可这个……好像不太一样。

 

夜尊点点头,“修为尚浅,未能化成人形,毒性却能称最,你小心点。”

 

花无谢颤着嗯了两声,心里还是有些发毛。

 

夜尊一手执着剑,一手护着花无谢。

包子卖了这么久,连剑法咒法都生疏了,夜尊有些懊恼。巨蛇像是知道夜尊身后之人才是他护着的宝贝,钻到空子就向着花无谢猛地冲来。

 

好在花无谢也算习武之人,巨蛇猛地张口,他一个翻身躲过了致命的一击,可腿上还是被它擦伤。汩汩的血从细小的伤痕中涌出来。

 

夜尊急了,脑子里飘飘渺渺地回忆起修行时,他飞扑过去用剑刺向它,口中的咒则化作金符压在巨蛇身上,随后它终抵不过变成了一缕轻烟。

 

夜尊挥挥手将巨蛇处理掉,抱起花无谢就走出了邪夜崖。

 

“都怪我没护好你,不应该带你来这的。”夜尊收起平日的玩笑模样,眼里是清清楚楚的自责。

“诶呀,白毛,不就被蛇咬了一口嘛,没什么大事。再说了,本来就是我想来的,你自责个啥?”

 

花无谢晃了晃想从他怀里下来,夜尊硬是紧张的不得了,非得抱着他走。

 

出了道口,夜尊寻了个安全的山洞把花无谢放下来。他撩开衣服,触目惊心的伤疤让他更加懊悔。

 

伤口已经泛了紫,夜尊没有多少顾虑便直接把嘴贴上去。

“白毛,你干什么……”花无谢的腿被紧紧抓在夜尊手里,感觉到自己的伤口被吮吸着,他的心中无端涌上一阵羞耻,而后全身像是被刺了般酥酥麻麻的。

 

夜尊吐了几口淤血,其实他心里也摸不准,这不是一般的蛇毒,这个土办法未必有效。天色已是这样晚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天亮。

 

夜尊生了团火,让花无谢靠在自己身上。花无谢呆呆地盯着自己的伤口,问道:“白毛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 

夜尊愣了一会说:“我答应师父要护着你的。”

 

“噢,原来都是因为红绳啊。”

 

夜尊听出他的失落,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,酝酿了良久,说出来的确实恼人的一声“嗯”。

 

“可你还怕我饿了偷人家的煎饼给我吃,怕我冷了把你的衣服给穿,如果都是因为红绳,你以后别这样了。”花无谢低低地说着。

 

夜尊看着他垂下头,心中更添了恼,心烦意乱的。

被花无谢这么一说,夜尊才发觉他们才认识不过几天,自己却不经意地做了这么多。到底为了什么,他自己也说不清,只能模模糊糊地安慰;

“其实也不是全是为了红绳,对你好我又不吃亏,再说了,等你回了花家说不定我还能……”

 

“白毛,我好像挺喜欢你的。”

 

夜尊的“大捞一笔”四个字还没说出口,就被花无谢的话呛到了。

喜欢?开什么玩笑,他们两认识实打实加起来也就四天的功夫。

 

“我……”夜尊看着花无谢的脸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

 

“好了好了,你不许说话,我要睡觉了。”花无谢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八成是不喜欢他,自顾自的背对着夜尊躺下。

 

“哪有这样的啊……撩拨完人倒头就睡了…”夜尊嘀嘀咕咕地扯开遮着花无谢脸的衣服。

 

“别装睡了,我们聊聊?”

“不聊不聊,你又不喜欢我有什么好聊的……”

夜尊脱口而出,“谁说我不喜欢你了?”

“你喜欢我?!”花无谢从地上窜起来。

“也不是……”

花无谢漂亮的脸立刻就耷拉下来。

“是是是,我喜欢你,最喜欢你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不骗你。”

 

本来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,看到花无谢他突然明白了。

夜尊想:如果有这样一个人,你连一点点委屈也舍不得让他受,更见不得他难过伤心,看见他便满心欢喜。

 

何为喜欢?情到如此,方为喜欢。

他对花无谢就是这般。

 

夜尊抱着他,静静地看着夜空。花无谢突然起身亲了他一口。

“花无谢……”

“你不喜欢吗??”

“不是…我刚帮你吸完蛇毒……”

“……不管了,要死一起死吧,睡觉!”

 

夜尊轻笑一声,握着他的手放在心口。十指相扣,岁月静好,二人很快便进入了梦乡,无人发觉他们手上的红绳正慢慢地融合着。

 

有一女声飘飘渺渺。

“三界六道之外,天之最高位,有天宫。”

“天宫有仙物姻缘绳,色为殷红,末有清铃。”

“尔本天宫桃仙林的花神,误喝了老君的仙酒忘却了仙缘,带走姻缘绳提前下凡历了情劫,如今姻缘绳已经融合,你劫数已满自可回天宫。”

 

花无谢感觉自己的身子轻轻地飞了起来,才发觉不是梦。

他转身望向夜尊,他就站在那儿看着他。

 

“神仙姐姐,我不想当什么花神,我就想和他过一辈子。”

 

那女声开口道:“小道士天命不凡,修行已满,花神若是想与他在一起,自可一起去天宫。”

 

“那夜尊,你愿不愿意……”

“无谢,你去哪我都陪着你,护着你。”

 

于是花神的桃仙林里又多了一个酿桃花酒的白面仙官。

有次打扫桃仙林的小仙童,好奇问起花无谢那白面仙官是个怎样的人。

花无谢看着夜尊说了句文邹邹的话:“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”

 

是啊,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


(我来献丑了,大家中秋节快乐!!!)


6时:@浮生岂似风中雪 


激动吗!兴奋吗!!!还有不到两小时中秋狂欢开始!!请大家多多关注花花的活动!!给绝美二花最好的排面!!

倾执:

致喜欢花无谢的朋友们:
您所乘坐的小甜饼航班花无谢号将于公元2019年中秋抵达,登机时间为2019年9月13日00:00——23:00,我们将在每个整点提供一次月饼,二十四种口味供诸君选择。
年年岁岁月相似,岁岁年年花不同。中秋月圆,一树杨花簇然盛开在寂静的夜。而后照花台上,一曲箜篌引,勾勒明月疏星寂寥秋。沈家庭院,景仰山岳巍峨。有花自林间而来,散进风里,破开夜的孤寂,尊得万顷光明。一朝霞光漫漫,山海相喝,林中鸟,打破沉默。星辰,花木,似金则灿然,如铁则坚韧,都是天地心血。道浮生须臾过,纵连城之意坚如璧,成勋之心切切急,毋忘人生之景,贵在均齐平衡。闲人散漫书,傲雪,孤璧,齐皎皎。花向阳开,人向死生,千磨万难尘世间,久处仍怦然。心中词曲,皆为护花。承蒙天不少情,落日余晖,夕阳残红,尚缺一场雪,去看世间伟岸。良田三亩,微风几许,夜再落下来,又是满目漆黑的静默。何如敞开心怀,倾一世执念,冯虚御风,种豆栽花,亦乐哉。山野灵猴至幻城,红鼻小丑得其乐。
莫不赏月,静待百花繁盛。
中秋,等花也等你。

0时: @居老师的教案

1时: @大冰冰刘

2时: @箜篌骨

3时: @古秋冬月

4时: @VIVI

5时: @七七和居居

6时: @浮生岂似风中雪

7时: @木辰

8时: @古辣辣盐栗栗

9时: @油条小姐

10时: @幻镜幻境

11时: @玄卿砸

12时: @朱高富贵儿~

13时: @闲人散书

14时: @向死而生

15时: @心曲

16时: @鱼丸粗面

17时: @今天雪花接吻了没

18时: @mirror

19时: @三亩微风

20时: @默mooooo默

21时:倾执

22时: @橘子味的橙汁儿

23时: @神猫兜布帕


文案: @心曲

海报: @木辰   我师兄

npc: @花无谢中心向   倾执

让我们一起欢庆中秋吧!

啊啊啊大家一定要关注呀!!太太们都超用心的!!

默mooooo默:

9月13中秋日,敬请期待

倾执:

二宣

杨花飘落满人间,
临水照花水中月。
勒马驻足赏秋花,
巍巍山间花常开。
风花雪月纹章华,
夜间昙花开不尽。
芙蓉水中默默谢,
金花四溅迷人眼。
浮华若梦花难留,
花好璧合共白头。
人间勋荣烟华散,
四时之景四季花。
衡水湖上花飘零,
三龙争花凋零落。
断井颓垣花别离,
寸草春晖花心碎。
雪落花谢等春临,
落花有幸得君护。
樊城花开无人知,
邪璧难控花相随。
蕙质兰心花韶容,
红豆相思花寄情。
顽猴折花君相惜,
枯桃花枝无丑叶。
花好月圆中秋日,
百花齐放为君倾。

0时: @居老师的教案 

1时: @大冰冰刘 

2时: @箜篌骨 

3时: @古秋冬月 

4时: @VIVI 

5时: @七七和居居 

6时: @浮生岂似风中雪 

7时: @木辰 

8时: @古辣辣盐栗栗 

9时: @油条小姐 

10时: @幻镜幻境 

11时: @玄卿砸 

12时: @朱高富贵儿~ 

13时: @闲人散书 

14时: @向死而生 

15时: @心曲 

16时: @鱼丸粗面 

17时: @今天雪花接吻了没 

18时: @mirror 

19时: @三亩微风 

20时: @默mooooo默 

21时:倾执

22时: @橘子味的橙汁儿 

23时: @神猫兜布帕 


  

文案: @向死而生 

【井慕】表白·心照不宣




“今夜的风真好。”


井然撑在阳台的栏杆上看向程慕生说道。夜风有一下没一下地吹起他的衣角。




“嗯,凉凉的,很舒服。”




“我的喜欢在风里你也感觉到了吗?”




井然看着程慕生愣住的模样。


程慕生的眼睛又那样害羞的垂下,他的侧脸在夜色里似霓虹闪烁着,映在井然眼底,刻在井然心里。




风轻轻吹着他的头发,井然不是第一次向他表白自己的心意了,程慕生每次都是含含糊糊地敷衍过去。




程慕生低头笑了一下,也许是害羞,又或是尴尬。他眯起眼睛随意看向底下的街。




井然收回在栏杆上的手,向他挪了几步,拉住他的衣角,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,很轻很轻,柔柔软软。


这是井然在他理智冷静之下的角落里留给他的最后一点放纵。




“你……”程慕生有些吃惊,他看向井然,程慕生看着他温柔的眉眼,无奈地笑了。


“我感觉到了。”




“那…我们……”


“嗯。”




程慕生像是知道井然要说些什么似的,匆匆忙忙轻飘飘地说了一声,可他上扬的嘴角却毫无敷衍。


“风吹的有些冷,咱们进屋吧。”程慕生牵过井然的手,十指相扣,心照不宣。




明明是第一次牵手,可他却很是熟练的样子,就像…在心里练习过很多次一样。




今天真是个特别的日子,程慕生的生日,又或者说是他们的恋爱第一天。




(慕生生日快乐!!)


一个明天要开学的咕咕精七妹 (占tag致歉)

【换置顶,不定时咕咕,请谨慎关注】

首先很抱歉在这个猝不及防就消失的暑假我留下了一堆坑哈哈哈哈,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一定是这样的:

 


但是我是绝对不会的弃坑的,微信体我有空就一直做,一炮而红我真的屯了很久,分开来发写的难受,看的也难受,所以我决定把它放在寒假了(啊真难搞),然后学校假期什么的,写写贺文应该也是可以的。


 

下次见面应该是中秋节,我很荣幸俺一个小透明能参加这个all花的联文,想了解具体情况请戳这:【all花活动】百花齐放


感谢大家的喜欢,我会努力的!

最后祝大家开学愉快哈哈哈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