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七和居居

高中狗新人写手
不定时咕咕 请谨慎关注
一约既定 万山无阻
宠辱不惊 感谢相遇

【迟勤】盛世(迟到的国庆贺礼)



《盛世》

没有历史应该被遗忘。

 

1943.鲁西.临清市

 

天降大雨,洪水决堤,卫河的水像是猛兽一样冲过了村子,浑浊的河水里隐隐透着些红色,是血。

 

“营长!援军什么时候到!撑不住了!”

“撑不住也得给我撑!”

迟瑞咒骂了一句“狗日的”摘下军帽又戴上,脸上的血渍还没干。

 

连续一个月了,每天都有人在死去。

是霍乱,无端的,染上之后,无处可逃。

所有人都人心惶惶,生怕下一个染上的就是自己。

 

入了夜,好不容易水势稍微停了停。

迟瑞落寞地坐在荒地上,他是临清人,也算着一片的小少爷。他还有个妻子,是个男人,也是临清人,叫罗勤耕,模样生的俏极了,白白净净的,又是个文化人,在北京教书。

 

这世道正乱,迟瑞舍不得让他淌这趟浑水,自以为他在北京能安生,殊不知北京也乱的很。

 

“援兵?呵,去他娘的援兵!老子等上面的人批下来,临清市的人都死光了!”

等了一个月了,迟瑞先前带来的弟兄也不知怎的要不是霍乱死了就是莫名失踪的,到头来就剩下十五六个兄弟。

 

“这仗真没法打了…”迟瑞摸着衣服最里层那张照片,他和勤耕的。“嘿…真漂亮,我想你了……”

 

正眼红着,迟瑞的小弟安子通了消息给他。

“营长,知夏姐……生了。”

迟瑞倒是差点忘了还有这茬,知夏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,又嫁了他战友向天。

“安子,向天找到了吗?”

“没…咱们都找了一星期了,这临清路上的尸体都一个一个找了,除了日本人那地咱不敢过去,都找过了,愣是没有…”

“………先去看知夏。”

 

迟瑞赶忙跑过去看她,知夏的脸色不是很好,嘴唇很白,满脸的汗,迷迷糊糊地像是睡着又是醒着,嘴里只是不断地喊着“向天…向天……”

 

一旁知夏的丫头抱着大哭不止的孩子为难地看着迟瑞“迟少爷,前些天找的奶娘今个早上霍乱去了,小姐这身体实在虚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。你下去吧。”

 

迟瑞抱过她的孩子哄着到她床前,扶起知夏。

知夏醒了不住地咳,还没能关心到孩子,睁开眼就哭了起来。

“瑞哥…我梦见向天了、都,都是日本人,他们把他抓过去,抽血扒皮!他、他哭着让我别过去,瑞、瑞哥、咳咳咳,我…我……”

 

知夏奔溃地哭着,迟瑞一面安抚着她,一面把孩子抱到她面前。

“先看看孩子,女娃,你看看多可爱啊,眉毛像你,眼睛像向天……”

知夏见到孩子,稍微收敛了眼泪,红着眼睛勉强笑了笑,她个做娘的也得有个样子。

 

“叫什么?”

“叫悠悠,向天之前说的,他说悠悠是长久的意思,让她平平安安的长大。”

“真好的名字。”

 

迟瑞看着孩子和知夏都睡去才悄悄回了营房。

除了守夜的小夜,兄弟们都睡了。

小夜是迟家收养的,今年还没满十六。

“瑞哥,怎么还不睡?”

“睡不着,出来看看。”

“想嫂子了?”小夜笑了两声,他性子开朗是个皮精,老爱打趣迟瑞。

迟瑞笑着点点头,“想死你瑞哥我了。”

“明天还有场恶战要打,瑞哥你赶紧休息去吧。”

“打仗打仗,天天都打,真是狗娘生的。”

迟瑞低低地骂着,回了营房又想了一会心事,悠转到天亮才睡着。

 

一声惊心的枪声打响了临清的清晨。

“操!都是疯子!”

“营长!撑不住了!!”

“狗日的我们就十几个人要我们怎么打!”

“援兵呢?!”

………

这场战火持续一上午,到了吃饭的点,日本鬼子嚣张地打了一枪在营地上才笑咧咧地走了。

 

迟瑞腿上受了伤,动弹不得,被扶着进了营,死一般的沉寂。

“不是说好下午再开始吗!”

没有人说话。

迟瑞抬眼看少了一半人,都死了。

迟瑞不再说话,打破安静的是安子。

 

“营长!嫂子来了!”

迟瑞听到只是心惊,这个小祖宗放着好好的北京不呆,跑到这里做什么!

罗勤耕一身素白袍子和这营地格格不入,脸上干净的耀眼,他冲进来一把抱住迟瑞。

营地的兄弟有眼色地撤了。

 

“允卿啊,你怎么来了?”

罗勤耕瞪了他一眼,“还不是给你送援兵来了。”

“援兵?上面肯放人了?”要知道迟瑞之前催了多少次别说人影,给条狗都不愿意。

“还不是看在你丈夫我的面儿上。”

“好好好,我的丈夫大人累不累啊?”

“就会油嘴滑舌!”

“再过两天还是你的生辰了吧?”

“亏你还记得!”

“我当然得记得,我的允卿想要什么?”

“平安。”

“………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

迟瑞抱过罗勤耕将下巴抵在他肩上低声说着,“允卿啊,这临清不比以前,危险的紧,等会日本鬼子来,你就好好呆在营地里别出去。”

“瑞哥,我打过仗,你别把我当孩子,我也想像你一样为了国家流血流泪…就是死,我也”

迟瑞听到死字打断了他,“不许说死,你还说要把我写进书里呢,你哪能死……”

“好好好,我们一起活着。”

 

有了罗勤耕带来的援兵和物资,下午的仗打得稍微容易些。

 

可还没等迟瑞他们歇口气,又出了大事,临清上上下下几十万人,死了四十多万人。

面目全非,全死了,死于霍乱,无一幸免。

“霍乱横行也没这么个横法!给我查!”

“瑞哥,你消消气。”罗勤耕抚平他眉间的皱,心疼极了。

这乱世,没有哪个人不苦的,他的丈夫迟瑞,背负的是使命,是责任,是自尊。

 

“营长!查…查出来了!”安子是个机灵人,迟瑞让他去查霍乱的病源。

“是什么?”

“是……是水!洪水、井水里面全是毒啊!乡里的人喝了全…全、全死了……”

“狗日的日本鬼子!给老子玩阴的!”

迟瑞猛地拍下桌子,手中的茶杯子快被捏碎了。

 

“瑞、瑞哥……”

“又怎么了!”

“小夜……死了…”

“你、你说什么?”昨天还活蹦乱跳打他趣的人怎么会今天就变成冷冰冰的尸体?怎么可能。

“刚发现的…尸体就在门、门口。”

“都是疯子!疯子!”

 

迟瑞绷不住了,向天死了,知夏死了,悠悠死了,小夜也死了……

罗勤耕挥挥手让他们下去。

 

他抱住这个男子汉,温柔地亲了亲他,握紧他的手。

“瑞哥,你还有我。”

“允卿,你走吧,这里太乱了,快走!”

“迟瑞!你冷静一点,这里也是我的家。我保证我不会离开你,永远永远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擦去迟瑞的眼泪,这是他第一次在他面前哭。

“别再赶我走了好吗?北京没有你,我每一天过得都很艰难。”

“哪个王八龟孙敢欺负你?!”

罗勤耕摇摇头,“没没没,我舍不得你,我得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

迟瑞好不容易冷静下来,两人躺着,勤耕问他:“瑞哥,你说以后会有人记得我们吗?”

迟瑞深情地望着他,“会的。”

罗勤耕笑笑不信他,迟瑞找了块石头,用小刀仔仔细细地刻下“迟瑞、罗勤耕”递给他。

“允卿你看,这样就好了,一定会被记住的,我们永远活着呢。”

罗勤耕摸了摸石头上的字样,“傻瓜,你真好。”

他在北京为了申请援兵不知跑东跑西受了多少白眼,赔了多少次笑,才争取到。如今见到他都值了。

 

日本人没有松手而是更加变本加厉。

残将怎敌得过他们的大炮轰炸。

 

“砰!”

 

“瑞哥!!”

“营长!”

……

 

“…没、没事……允卿、过、过来。”

“迟瑞,你别说话,我去拿药,你看着我,不许睡!”

“没、没事,别走…”

“好好好,我不走。”

“乖,今天是你生辰,我给你备了车和人送你走,别在这丧气地多留恋,把我带去北京吧……你瑞哥长这么大都没好好去看看你教书的样子…”

“我答应你,带你去北京,你不准死,你说过的,平安!”

“小傻瓜,哭什么,你瑞哥、我,咳,好着呢,福大命大……”

“瑞哥……”罗勤耕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迟瑞脸上,战火纷飞,他二人真算不了什么。

老天爷也没能给他们特惠,迟瑞死了,死于战场,为了国家,他说他很荣幸。

 

罗勤耕背着他坐上他准备的车回了北京,他在北京也算有点地位,没被牵扯到其他的战乱里。

他出了本书,写的是迟瑞。他答应的,都做到了。

 

1949.10.1北京 开国大典

 

新中国成立了。无数人欢笑着,挥泪着,他们的国家终于胜利了。

 

罗勤耕站在天安门前面笑着,瑞哥,这盛世,终是如你所愿了。


(背景改编自历史731鲁西细菌战

资料:1943年,是日本昭和十八年,这一年的八月至十月,由驻北平的华北方面军司令官、大将冈村宁次和原731部队长、细菌权威石井四郎亲自部署,由驻泰安的59军团、师团长细川忠康具体指挥,另有20余名日军高级将领参加,日军在鲁西地区开展了细菌战,这场细菌战的代号就是“十八秋鲁西作战”计划。霍乱细菌被投放在河水中,随着日军决堤,水流到哪里,哪里就会迅速感染霍乱细菌,据日军战俘交代,通过陆地撒播和决卫河大堤,霍乱菌在鲁西北十八县及冀南大名、曲周、永年、鸡泽、威县、清河等县猛烈蔓延开来。根据事后日军第四十四大队调查得到的数字来看,临清、馆陶、武城、丘县等县成为一片汪洋,遭灾总面积达960平方公里,40万吨农作物被淹没,6000户房屋被冲倒,受灾居民45万人,因霍乱、水淹、饥饿死亡32300多人。)


今天俺咕咕咕

祝祖国母亲节日快乐🎉🎉🎉🎉🎉

【巍生】七年之痒 第1⃣️弹

  

  中秋贺礼~


我来了~各位中秋快乐!

【花无谢专属活动】(面花)东边是仙,西面是道

4时: @VIVI 


“二公子,您别为难我了,我真不能让您出去啊!”小顺子带着一群奴才拦在花无谢面前。

 

这已经是今年第十六次花无谢闹着要离家出走了。

 

“你们今天谁也别想拦我!我爹也不行!!”

 

花家在京城东边可是响当当的富贵人家,而花无谢更是被冠了个“小神仙”的名号。

听闻花无谢出生时下了极大的雨,那年正是旱灾,帮他接生的产婆还夸大其辞地说这花二公子是带着仙气出来的。

等花无谢到了少年模样,那更是被传成神仙下凡,爱慕的人多,嫉妒的也不少。

 

而花无谢自幼被关在花家这个大笼子里,儿时倒还好,年岁越长,他就越想着往外走。这不,刚被老爷关了几天,又开始闹了。

 

花无谢气势汹汹地走到大门口,迎面就碰上他亲爱的爹爹。

 

“爹,我…我,哎呀,你就让我出去一次嘛~”对着花正坤一脸“大公无私”的铁面孔,花无谢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。

 

花爹估摸着实在是嫌他烦了,挥挥手让小顺子跟着他出门,叮嘱了一句:“别到处乱逛,早点回来。”

 

花无谢兴奋地拉着小顺子在街上乱窜着,闻见香味,突然想起来问道:“小顺子,你之前和我讲的那个卖包子的是不是也在京城啊?”

 

小顺子看了看天色,着急了。“二公子,那卖包子的在京城顶西面,得走好些路呢!这天都快暗了,要再不回家,您又得给老爷罚禁闭了。”

 

“哎呀,被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爹那么精一人,肯定猜到我不会早回来。咱们就去西面住上一天,吃上包子就立刻回来!就这么定了!”

 

“二公子,西面的路我不熟,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。”

 

小顺子的话花无谢自然听不进去,一个人兴冲冲地跑去问路,这路算问到了,小顺子却彻底和他走散了。

 

花无谢到达京城西边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他在附近寻了个酒馆住下,第二天就去了西街上。

 

花无谢一打眼就找到传说中的那个卖包子的了,要问他怎么知道的,原因就一个——那个卖包子的实在扎眼。

这样早的时候,独独他一家包子铺的队排了老长,而且清一色的全是姑娘。

 

那卖包子的老板也是极为个性,年纪尚轻可却长了一头白发,穿的衣服也像是道袍似的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。

花无谢走近了盯着他看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买包子的都是姑娘了。

真是极为俊俏的脸,一头白发不但没给他多增半点老态,反而显得他有些魅惑。

 

“要买包子后面排队去,别贼一样盯着我。”这么张漂亮的脸说出来的话可不饶人,花无谢哪里有被这样说过。

他刚想发作,可看到那一长串队伍,自觉偷看别人理亏,只得憋了口气,排到后面去了。

 

“包子要是不好吃,你就等着!死白毛!”

 

……

“要几个?”

“嗯……拿两个吧。”

“两文。”

花无谢摸了摸钱袋,空的,估计是忘在客栈了,腰间的玉佩也给当了,完了完了……

“呃……那个…”

 

卖包子的抬头看见是他更加不耐烦的说道:“没钱就走,别影响我做生意。”

 

花无谢狠了狠心摘下手上从他出生起就带着的红绳。

“这是我很重要的东西,我先放你这,我现在就去拿钱。”

卖包子的冷笑一声,不屑地瞥了一眼,谁还稀罕一条破绳子。

 

繁结细纹,绳头挂了一个极精致的小铃铛,竟和他自己手上那一条一模一样!

 

“你哪里来的?”

“什么哪里来的,当然是我自己的!”

 

卖包子的怔了怔,他揣了两个包子冲着后面的人群喊了一句:“不卖包子了!”随后匆匆忙忙收了行李出来,堵住花无袖。

 

“包子钱我不要了,让我跟着你。”

 

花无谢一开始只觉得是他脾气怪,没想到是有病,他娘教过他,遇上有病的,千万别和他计较,最好转头就走。

可无论他走得多快,那个卖包子的臭白毛就是不依不饶地跟在后面。

 

“烦死了,烦死了,真的烦死了,卖包子的!!”

 

“卖包子的”听闻臭屁一笑,“我不是卖包子的,我可是道士!抓妖怪的!你可以叫我,夜道长~”

这个白发白袍的男人名唤夜尊,他原是鼎鼎有名的溪隐观的道士,在观里的大长老也就是他师父死后,观便落魄了下来。

 

生活实不易,道士卖包子。

 

花无谢看着夜尊一脸的狡黠谄媚,哪里还是那个说他是“贼”的人?

 

“我也不是妖啊!你跟着我图个啥!!!”

“不知道。”很好,非常理直气壮。

 

事实上,夜尊也确实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他。当年,师父给了他这条红绳,只是语重心长地交付他,若是有天能碰上与他戴相同的红绳的人一定跟着他,护着他。而原因,师父一句“天机不可泄露”便打发了。

 

“所以你跟着我就是要护着我?”花无谢盯着夜尊手上的红绳愣神。

夜尊淡淡地点了点头。

 

花无谢有些想不通,说他不是凡命自己还能相信,可平白无故冒出个要护着他的道士这也太说不通了。

 

“那我们去哪?回家?”夜尊没脸没皮地贴上来殷勤地问道。

 

不是,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呢?他可还没说同意他跟着呢。

 

算了算了,他花无谢不和臭道士计较,他这次离家出走可就没打算再回去,正想着去找找刺激,有个能抓抓妖的跟着也挺合适。

 

“白毛,你们道士抓妖都在哪抓啊?”

“你以为妖是大白菜啊,想抓就有?”夜尊白了一眼他,摸了摸下巴说道,“你要这么说,邪夜崖上妖怪倒是多得很,可惜没什么人敢去,妖怪出不来也没办法作祟,也就没管他们。”

 

“邪夜崖……”花无谢琢磨着这几个字,终于下定决心:“白毛!我们就去那!”

 

“喂!那真有妖怪!你不要命了!”夜尊懊悔就不该告诉他邪夜崖。

“白毛你不会是怕吧?”

好一个激将法,夜尊很吃这套。

 

“笑话,我怕?你怕不是不知道我抓妖有多厉害!去就去,到时候别被吓哭了把鼻涕抹我衣服上就行!”

 

 

夜尊带着花无谢往后山走了两日,到的时候正是月夜。

后山的山道连着的就是邪夜崖。

 

山上似乎已经很久无人问津了,连野草都长到半尺高了,二人靠着隐约的月光和夜尊的记忆跌跌撞撞地走着。

 

“白毛!你不是说这里路很熟吗?我们怎么还在这晃悠?”

花无谢拉着夜尊的衣角,他被风吹的有些哆嗦,他第一次在这样的荒山里走着,想体验刺激的心思也稍微退缩了。

 

夜尊看着后山心中一片茫然,自他卖包子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里了,没想到短短几年,倒是几乎完完全全变了样,只有山的轮廓他勉强可以认出来些。

 

夜尊拉过花无谢,用身上的袍子把他遮得严实,嘴上还是欠欠地说着:“放你的心吧,跟着你夜道长走,还怕迷路?”

 

花无谢瘪瘪嘴,紧了紧衣服,老老实实地拉着夜尊的手。感受到手上的温度,夜尊挑了挑眉笑了笑,继续找路。

 

两人转悠了一会终于寻到那条道。

 

“这边走。”好在山道后面的邪夜崖没有大变,依旧还是那样的阴森可怖,透着股压抑凄凉。

 

“白毛,白毛,我们是不是马上要见到妖怪了!”想到能亲眼见到活在传说里的妖怪,花无谢既兴奋又害怕。

夜尊无奈地看着他笑笑,真是小孩子心性。

“这里邪祟多,你一定好好跟着我。”

 

“嘶…嘶……”悉悉索索的声音扰着安静的月夜,邪夜崖已经好些年没来过活物了,闻见人味儿,那些邪祟便忍不住出来了。

 

那声音越来越近,夜尊把花无谢护在身后,木剑挥过,杂草丛中生生被劈开,现出一条巨蛇。

 

“白、白毛…这是不是蛇妖啊……”花无谢忍不住地抖,听闻蛇妖可化成曼妙的女子,可这个……好像不太一样。

 

夜尊点点头,“修为尚浅,未能化成人形,毒性却能称最,你小心点。”

 

花无谢颤着嗯了两声,心里还是有些发毛。

 

夜尊一手执着剑,一手护着花无谢。

包子卖了这么久,连剑法咒法都生疏了,夜尊有些懊恼。巨蛇像是知道夜尊身后之人才是他护着的宝贝,钻到空子就向着花无谢猛地冲来。

 

好在花无谢也算习武之人,巨蛇猛地张口,他一个翻身躲过了致命的一击,可腿上还是被它擦伤。汩汩的血从细小的伤痕中涌出来。

 

夜尊急了,脑子里飘飘渺渺地回忆起修行时,他飞扑过去用剑刺向它,口中的咒则化作金符压在巨蛇身上,随后它终抵不过变成了一缕轻烟。

 

夜尊挥挥手将巨蛇处理掉,抱起花无谢就走出了邪夜崖。

 

“都怪我没护好你,不应该带你来这的。”夜尊收起平日的玩笑模样,眼里是清清楚楚的自责。

“诶呀,白毛,不就被蛇咬了一口嘛,没什么大事。再说了,本来就是我想来的,你自责个啥?”

 

花无谢晃了晃想从他怀里下来,夜尊硬是紧张的不得了,非得抱着他走。

 

出了道口,夜尊寻了个安全的山洞把花无谢放下来。他撩开衣服,触目惊心的伤疤让他更加懊悔。

 

伤口已经泛了紫,夜尊没有多少顾虑便直接把嘴贴上去。

“白毛,你干什么……”花无谢的腿被紧紧抓在夜尊手里,感觉到自己的伤口被吮吸着,他的心中无端涌上一阵羞耻,而后全身像是被刺了般酥酥麻麻的。

 

夜尊吐了几口淤血,其实他心里也摸不准,这不是一般的蛇毒,这个土办法未必有效。天色已是这样晚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天亮。

 

夜尊生了团火,让花无谢靠在自己身上。花无谢呆呆地盯着自己的伤口,问道:“白毛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 

夜尊愣了一会说:“我答应师父要护着你的。”

 

“噢,原来都是因为红绳啊。”

 

夜尊听出他的失落,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,酝酿了良久,说出来的确实恼人的一声“嗯”。

 

“可你还怕我饿了偷人家的煎饼给我吃,怕我冷了把你的衣服给穿,如果都是因为红绳,你以后别这样了。”花无谢低低地说着。

 

夜尊看着他垂下头,心中更添了恼,心烦意乱的。

被花无谢这么一说,夜尊才发觉他们才认识不过几天,自己却不经意地做了这么多。到底为了什么,他自己也说不清,只能模模糊糊地安慰;

“其实也不是全是为了红绳,对你好我又不吃亏,再说了,等你回了花家说不定我还能……”

 

“白毛,我好像挺喜欢你的。”

 

夜尊的“大捞一笔”四个字还没说出口,就被花无谢的话呛到了。

喜欢?开什么玩笑,他们两认识实打实加起来也就四天的功夫。

 

“我……”夜尊看着花无谢的脸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

 

“好了好了,你不许说话,我要睡觉了。”花无谢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八成是不喜欢他,自顾自的背对着夜尊躺下。

 

“哪有这样的啊……撩拨完人倒头就睡了…”夜尊嘀嘀咕咕地扯开遮着花无谢脸的衣服。

 

“别装睡了,我们聊聊?”

“不聊不聊,你又不喜欢我有什么好聊的……”

夜尊脱口而出,“谁说我不喜欢你了?”

“你喜欢我?!”花无谢从地上窜起来。

“也不是……”

花无谢漂亮的脸立刻就耷拉下来。

“是是是,我喜欢你,最喜欢你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不骗你。”

 

本来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,看到花无谢他突然明白了。

夜尊想:如果有这样一个人,你连一点点委屈也舍不得让他受,更见不得他难过伤心,看见他便满心欢喜。

 

何为喜欢?情到如此,方为喜欢。

他对花无谢就是这般。

 

夜尊抱着他,静静地看着夜空。花无谢突然起身亲了他一口。

“花无谢……”

“你不喜欢吗??”

“不是…我刚帮你吸完蛇毒……”

“……不管了,要死一起死吧,睡觉!”

 

夜尊轻笑一声,握着他的手放在心口。十指相扣,岁月静好,二人很快便进入了梦乡,无人发觉他们手上的红绳正慢慢地融合着。

 

有一女声飘飘渺渺。

“三界六道之外,天之最高位,有天宫。”

“天宫有仙物姻缘绳,色为殷红,末有清铃。”

“尔本天宫桃仙林的花神,误喝了老君的仙酒忘却了仙缘,带走姻缘绳提前下凡历了情劫,如今姻缘绳已经融合,你劫数已满自可回天宫。”

 

花无谢感觉自己的身子轻轻地飞了起来,才发觉不是梦。

他转身望向夜尊,他就站在那儿看着他。

 

“神仙姐姐,我不想当什么花神,我就想和他过一辈子。”

 

那女声开口道:“小道士天命不凡,修行已满,花神若是想与他在一起,自可一起去天宫。”

 

“那夜尊,你愿不愿意……”

“无谢,你去哪我都陪着你,护着你。”

 

于是花神的桃仙林里又多了一个酿桃花酒的白面仙官。

有次打扫桃仙林的小仙童,好奇问起花无谢那白面仙官是个怎样的人。

花无谢看着夜尊说了句文邹邹的话:“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”

 

是啊,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


(我来献丑了,大家中秋节快乐!!!)


6时:@浮生岂似风中雪 


激动吗!兴奋吗!!!还有不到两小时中秋狂欢开始!!请大家多多关注花花的活动!!给绝美二花最好的排面!!

倾执:

致喜欢花无谢的朋友们:
您所乘坐的小甜饼航班花无谢号将于公元2019年中秋抵达,登机时间为2019年9月13日00:00——23:00,我们将在每个整点提供一次月饼,二十四种口味供诸君选择。
年年岁岁月相似,岁岁年年花不同。中秋月圆,一树杨花簇然盛开在寂静的夜。而后照花台上,一曲箜篌引,勾勒明月疏星寂寥秋。沈家庭院,景仰山岳巍峨。有花自林间而来,散进风里,破开夜的孤寂,尊得万顷光明。一朝霞光漫漫,山海相喝,林中鸟,打破沉默。星辰,花木,似金则灿然,如铁则坚韧,都是天地心血。道浮生须臾过,纵连城之意坚如璧,成勋之心切切急,毋忘人生之景,贵在均齐平衡。闲人散漫书,傲雪,孤璧,齐皎皎。花向阳开,人向死生,千磨万难尘世间,久处仍怦然。心中词曲,皆为护花。承蒙天不少情,落日余晖,夕阳残红,尚缺一场雪,去看世间伟岸。良田三亩,微风几许,夜再落下来,又是满目漆黑的静默。何如敞开心怀,倾一世执念,冯虚御风,种豆栽花,亦乐哉。山野灵猴至幻城,红鼻小丑得其乐。
莫不赏月,静待百花繁盛。
中秋,等花也等你。

0时: @居老师的教案

1时: @大冰冰刘

2时: @箜篌骨

3时: @古秋冬月

4时: @VIVI

5时: @七七和居居

6时: @浮生岂似风中雪

7时: @木辰

8时: @古辣辣盐栗栗

9时: @油条小姐

10时: @幻镜幻境

11时: @玄卿砸

12时: @朱高富贵儿~

13时: @闲人散书

14时: @向死而生

15时: @心曲

16时: @鱼丸粗面

17时: @今天雪花接吻了没

18时: @mirror

19时: @三亩微风

20时: @默mooooo默

21时:倾执

22时: @橘子味的橙汁儿

23时: @神猫兜布帕


文案: @心曲

海报: @木辰   我师兄

npc: @花无谢中心向   倾执

让我们一起欢庆中秋吧!

啊啊啊大家一定要关注呀!!太太们都超用心的!!

默mooooo默:

9月13中秋日,敬请期待

倾执:

二宣

杨花飘落满人间,
临水照花水中月。
勒马驻足赏秋花,
巍巍山间花常开。
风花雪月纹章华,
夜间昙花开不尽。
芙蓉水中默默谢,
金花四溅迷人眼。
浮华若梦花难留,
花好璧合共白头。
人间勋荣烟华散,
四时之景四季花。
衡水湖上花飘零,
三龙争花凋零落。
断井颓垣花别离,
寸草春晖花心碎。
雪落花谢等春临,
落花有幸得君护。
樊城花开无人知,
邪璧难控花相随。
蕙质兰心花韶容,
红豆相思花寄情。
顽猴折花君相惜,
枯桃花枝无丑叶。
花好月圆中秋日,
百花齐放为君倾。

0时: @居老师的教案 

1时: @大冰冰刘 

2时: @箜篌骨 

3时: @古秋冬月 

4时: @VIVI 

5时: @七七和居居 

6时: @浮生岂似风中雪 

7时: @木辰 

8时: @古辣辣盐栗栗 

9时: @油条小姐 

10时: @幻镜幻境 

11时: @玄卿砸 

12时: @朱高富贵儿~ 

13时: @闲人散书 

14时: @向死而生 

15时: @心曲 

16时: @鱼丸粗面 

17时: @今天雪花接吻了没 

18时: @mirror 

19时: @三亩微风 

20时: @默mooooo默 

21时:倾执

22时: @橘子味的橙汁儿 

23时: @神猫兜布帕 


  

文案: @向死而生